德國藝術家 Shahak Shapira 在過去幾年中發現到一個有趣現像,就是一些遊客會在柏林大屠殺紀念碑(Denkmal fur die ermordeten Juden Europas)中開心自拍,或是踏上那裡的石碑做著各種動作拍照,所以他就把這些自拍照 PS 成諷刺作品「Yolocaust」。

遊人所拍攝的紀念碑由約 3,000 塊混凝土板組成,是建築師 Peter Eisenman 設計,象徵被殺害、埋住的 600 萬猶太人,在附加的石板中列出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 Sanctuary)得到的所有已知受害猶太人的名字。由於大屠殺對一些德國人而言是可恥的,也是人類一個黑暗歷史,所以 Shahak Shapira 認為,在有著這樣意義的地點中,應該抱有最基本的尊重,而不是看到建築物設計很「有趣」,就無視地點去開心自拍。「這裡不是什麼聖地,當發現人們在這裡開心『打卡』的照片愈來愈多,我就覺得應該做點什麼,來提醒人大屠殺紀念碑的真正意義。」

大家可以看看,由於使用了當年的集中營照片 PS,部份可能令人不安

藝術家寫到,他並沒有經過授權就使用了網絡照片,如果需要把照片從網站刪除,可以直接聯絡他:

The images were all on public social media accounts and he didn’t seek permission from any of the account holders. At the bottom of the site is an email address – 「[email protected]」 – to request that an image be removed.

這樣的做法,當然會在網上引起爭議,雖然網民普遍都支持藝術家的控訴 / 諷刺方式,但也有人覺得不應該就這樣用別人的照片 PS、可能會讓相中人被其他網民「起底」或攻擊等等,引起仇恨。同時,人雖然是有做任何事情的自由,但是否應該在嚴肅的場合玩耍(藝術家指有人還會在石碑上野餐)、人們對於這樣的歷史,是否有足夠的了解(因為無知所以才走去自拍?),也是值得反思的。

via photogrist |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