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詩卉Sharon Salad,是香港少有的女性劇照師。8年前從許鞍華執導的《桃姐》入行,然後拍攝過《29+1》、《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拆彈專家》等本地電影。今次Photoblog.hk專訪Sharon Salad,除了請她談談劇照拍攝,也請她分享劇照以外,攝影對於她是怎麼一回事。

問:當時如何入行?

答:當時是另一名劇照師木星介紹入行的,我很喜歡電影,但一開始其實並不是特別喜歡劇照,只是想參觀電影的拍攝過程。正好當時《桃姐》準備開拍,木星說已經向導演介紹過我,便叫我寄些作品過去。當時我連電影內容是甚麼、有甚麼演員等都不知道。心裡只是在想,要簽約就簽吧,就拍下了第一套的劇照。

問:你說「寄些作品」過去,當時你寄了甚麼作品給導演?

答:是一些人像照片,當時有拍攝過一些商品目錄,自己旅行也會拍些照,也曾到過老人院拍攝過老人家。後來才知道原來《桃姐》是跟老人家有關的故事,很巧合。( 編 : 所以說你本來也是立志從事攝影的工作?)求學時期我也是讀攝影的,中學時有學習拍攝照片及影片。大學時主修時裝攝影及副修電影。

問:可以向我們介紹一下劇照師工作的內容、流程和細節嗎?

答:一般是劇組拍攝多久,我們都要在現場。通常一套戲只由一名劇照師拍攝,只要確保能拍攝足夠的照片,其實也可以遲一點到,早一點走的,一切自已決定。要拍的照片從排練、花絮、劇情照,甚至是合照都要拍攝。電影拍攝期間,基本上每一場戲都要拍。事後劇組就會向劇照師詢問有沒有拍到這個,有沒有拍到那個,所以盡量要多拍。( 編 : 導演會事前跟你商討拍攝的細節嗎?事前會不會先讀一次劇本? ) 有些導演會在拍攝前找我商討拍攝的色調、方向,或會給一些西方電影劇照作為照片氣氛的參考。

問:曾試過因拍攝劇照而妨礙拍攝 / 與劇組有衝突嗎?

答:電影開機拍攝時,有些劇照師為了拍得完美的照片,常常跟拍攝人員有衝突。但我是盡量想避免的,盡量遷就工作人員,可能也因為我身型較細小,他們也不太覺得我阻礙拍攝。(笑)  對我來說拍攝劇照是整個團隊一起為電影拍攝努力,所以會盡力配合。不過我也試過意外入鏡,當時也知道可能會妨礙到拍攝,但真的很想拍到那一刻,即使會被人罵,我也需要去拍那一張照片。

現在拍攝經驗多了,人也更大膽更進取。但劇照師的工作就是這樣,即使會被罵,也要捕捉到那一剎那。因為演員的表情轉瞬即逝,錯過了很難再拍。甚至有時候因為要遷就攝錄機和場景,要待錄影過後,另外請演員的情緒未流走前,為劇照拍攝再演一次。拍攝人員常說「有空檔就給你拍」,其實電影拍攝很趕很忙,甚至本身的拍攝也趕不上進度,根本不會有空檔給予劇照。所以一名劇照師要很清楚評估所拍的那一刻有多重要。

問:知道你之前使用單反相機拍攝,需要把相機裝進沉重的消音箱裡。聽說你現在已轉用無反相機拍攝?拍攝體驗感覺如何?

答:以無反相機的電子快門拍攝,首先的好處是不用再帶消音箱。消音箱體積大又笨重,很消耗體能,而且相機放進去後要切換鏡頭十分麻煩。無反對拍攝劇照還有一樣好處,就是可以利用螢幕構圖,不用把眼睛靠近取景器,可以伸長雙手拍攝,能從更多角度拍攝。

問:除了輕便,你現在使用的無反系統又有甚麼優點?

答:
相機畫質非常高質素。拍出的照片美不美有時很主觀,但用過不同的相機系統後,總感覺現時用的Nikon Z7系統自己是最喜歡的。有些相機拍出的畫面很銳利,但太過銳利了。但Z7拍出的人像照,銳利得來皮膚質感很滑。此外,我也很喜歡它拍出的色調,對比沒有另一廠牌大,但很自然。

另外的一些優點,就是開機很快、鏡頭也很輕。

問:使用的鏡頭呢?需要常常用上大光圈拍攝嗎?

答:我自己喜歡用定焦鏡,因為需要拍到高質素的照片。我不單想作品能夠「捕捉」某一瞬間,更要「捕捉得好」。常用的焦段是50mm、80mm。如果真的需要用上變焦鏡,便會是70-200mm。劇照不用太闊的焦距,因為很容易會「穿」(指幕後人員和器材被攝入鏡頭),除非想拍攝幕後花絮。

光圈方面,要考慮那一幕想表達的情緒、氣氛。開盡大光圈的話會看不清背景,不一定是好事。始終有背景的劇照,電影感會較重,當見布景陳設造得很有心思,便不會開大光圈拍攝。另外,用上新系統的24-70mm F4.0拍攝時,雖然光圈不大,但出來的畫質、散景等也不覺得只是用F4.0鏡頭拍攝的。

問:留意到你最近有不少劇照都是35mm或50mm定焦鏡拍攝。

答:
是的,拍出來的散景很漂亮,看起來很舒服。我不是一個很技術向的攝影師,拍攝都是以感覺為先,拍出來整個影像都很自然,不會覺得很賣弄某一種特色。

問:光線方面呢,是單憑現場設定好的燈光拍攝,還是會另有考慮?拍攝劇照遇過的最大困難是?

答:現場的燈光只為拍攝電影的鏡頭而設,站側一點光線已有變化,所以劇照師很多時候都站在鏡頭附近。不是為了參考構圖,而是那個角度的光線最美。但很多情況下不容許我們佔到好位置,光暗變化要靠自己後期處理。老實說燈光是專業人員設定好的、演員扮相也是,拍出來的照片是不會很差,但也容易拍得很「差」,時機或心思欠奉難以突圍以出。劇照師講究如何在短時間內捕捉「那一刻」,可能拍攝電影時有3部攝影機,只需「一take過」,但那「一take過」的時間劇照師就要決定要拍攝的是全景、中距離還是特寫。

至於困難,之前拍過一齣《歐洲攻略》,我所負責拍攝的部份大部份都在電影廠拍攝,背景多是拍攝特技用的綠幕,當時導演布置了3個鏡頭拍攝不同角度,我要不斷避開鏡頭之餘,更要爭取拍到正在作快速動作的演員正面,還要拍到合用的表情,還不能拍到替身演員的臉!真的很有難度,我也在拍攝過程中學到很多。本來電影商說需要大量梁朝偉的動作造型照,表示會以CG繪製背景代替綠幕,但最後沒有發生,劇照一張都沒有用 (笑)。

問:每一幅劇照,背後似乎也有很多故事呢。你在按下快門前,又會如何構思拍攝?

答:
老實說,電影拍攝期間,劇照師一般都不會有太多時間構思。只是當刻覺得「他/她的表情很好,要拍下」,或是演員站到光源所在位置,要不斷觀察,很考驗當刻的反應。( 編 : 很像攝影記者做的事 ) 對的,我也覺得攝影記者能夠成為好的劇照師,因為他們反應都很快。

問:除了拍攝劇照,聽說你現時也有籌備自己的影集。拍攝的題材是?

答:我平時自己拍攝的照片,很多都是沒有人的,很靜的,極簡主義的。自己也不喜歡多人的地方。但我在香港生活了這麼多年,所以也想嘗試拍攝自己最怕也是最常見的人群,當中很多照片都是以長曝拍攝的。以前看到一大群人就想調頭走,但現在算是要迫自己面對。

問:這會是你個人更喜歡的一種攝影嗎?攝影對你而言又是甚麼?

答:我當初開始拍攝劇照時,喜歡這份工作只需要躲在相機後面、不需與人合作、不需要說話。但後來發覺要拍攝一張好的照片,其實需要多跟演員溝通,要與演員建立信任、感覺舒服,出來的照片自然會更好。可說劇照師的工作和影集的拍攝,令自己學會接觸他人,令自己走向了另一個階段,是攝影給我的得著。

攝影對我來說是一種純粹的表達,未必會是深層次、充滿意義或帶有很強的目的,而是抒發情感的渠道。我自己所拍攝的多是屬於藝術攝影。若你問我「你從攝影能夠獲得甚麼?」我有時候會覺得是不要為自己設下太多規限。可以更簡單更純粹地看待很多事物,更直接地吸收、接收、從別人的情感裡發現甚麼……我是很純粹地去攝影。工作以外我也拍很多旅遊照,我希望它除了是我的工作,也會一直是我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