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拍攝於法國戒嚴政策執行當天,限制外出令實施的前後一小時,地點為平日人聲鼎沸,充滿各國遊客的知名百貨公司拉法葉百貨巴黎歌劇院周邊和日本街 Rue Saint-Anne

平常在這樣逐漸回暖,日照時間開始變長的季節,這些區域應該是人滿為患,但總統親自頒布法令的隔天,該區域街頭冷清安靜,完全感覺不到自己身正處在巴黎熱鬧的商業化市中心,因為除了限制人民出入外,法國所有商店除了超市、藥局、菸店、肉店外,必須全部關閉。許多超市的糧食如義大利麵、麵包、米在短短數天內被被搶購一空,儘管戒嚴令在即,平時絕對不會排隊的日本超市依舊大排長龍,路人遵從距離彼此一公尺的規範,也在總統 16 日晚間的演講後實現。

路上為數不多的行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趕在巴黎封城前帶著行李準備離開市中心。限制令內容包含只允許需要運動溜狗採買民生必需品就醫、無法在家上班的民眾單獨在外。

原本對口罩反感,部分會口出歧視言語,甚至攻擊配戴口罩的法國民眾,因為疫情不斷上升也紛紛戴起口罩,即使戴法錯誤百出但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人戴上口罩出門。

這裡,藥局早就因為缺貨停止販售任何口罩,除了有醫生處方籤或特殊事由,才能從醫療單位獲得極少量口罩,所以經常可以看到恐慌但又沒有口罩的民眾以圍巾絲巾甚至衛生紙遮掩口鼻,或戴上一次性手套試圖保持個人衛生。

對多數法國人來說一生都沒有戴過口罩算是常態,那就不用提是否有關於如何正確使用口罩的知識,加上官方並沒有提倡配戴口罩防疫,只呼籲民眾注意個人衛生和勤洗手。

或許對我們來說戴口罩或戴手套平常不過,但相信對生活在這裡,已經面對先前太多歐洲佛系防疫政策,和法國當地民眾漫不經心的公共衛生意識,對於苦心勸說還被嘲笑的台灣人香港人來說是很衝擊的,畢竟對法國人來說戴口罩和手套,甚至是不要把麵包在桌上(是的,多數法國人就算在外用餐,也會將麵包直接放置在桌上)都是他們不曾有過或者沒有想過的事,更不用提許多人還認為此病症只發於老人身上或與流感無異,無視官方呼籲,照樣在外群聚或參加派對,總統也在演講中斥責這些人,希望大家好好面對這次有如戰爭般的疫情。

筆者在街頭拍攝時有配戴口罩並且準備好出行證。17 號中午十二點後,若逗留在外遭到警方盤查但沒有攜帶出行證說明外出緣由,將需要支付 375 歐的罰款,筆者當日並無遇到警察盤查,但有影片顯示,警察確實會在路上對路人進行出行證的檢查,以及強制驅散群聚民眾,罰金也由一開始的 35 歐提高至 375 歐,希望能藉此嚇阻民眾群聚及非必要外出。法國總統馬克宏於 3 月 16 日晚間八點公布現在國家正處於戰爭狀態,只是我們面對的是看不見的敵人並呼籲若非必要,盡量不要出門,以及封城和關閉邊境等關於應對疫情的新政策,17 號以後的十五日內,在外如未攜帶出行證將會依照規定要求繳交罰款。

在巴黎街頭街拍,關於路人反應的拍攝經驗和在香港並沒有很大差距,路人的態度大多是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互不干擾就相安無事,看著平日裡悠閒悠哉的巴黎男女老少在路上戴著口罩神色緊張,可見疫情在當地還是有對民心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當然那些仍然不把國家命令還有疫情當一回事的人依舊存在,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多數人已經開始意識到事件的嚴重性。

相由心生,攝影之於攝影者就是透過影像傳達個人的心之所嚮,還有對事物看法抑或是表達情感的手段,由此可見巴黎在我心中還是很美的⋯⋯雖然內心對法國跟巴黎是又愛又恨的狀態!

希望在世界各地的大家都能平安度過這段時間,確實做好防疫,身體健康。

作者:蕭泊(Kate HSIAO)
居住於法國巴黎,相信藉由攝影來發揮個人的社會功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www.instagram.com/kate_hsiao_
www.po-hs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