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7)︰記者 Cheng Oi Fan Alex ── 落淚非因催淚,而是愛香港
    Mary
    2019 年 9 月 9 日

    自 6 月 9 日第一次大遊行開始,反修例風波已持續了足足三個月,為了解攝影師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就著同一組問題作答,而這個專題系列第七位介紹的攝影師就是 Cheng Oi Fan Alex。

  •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6)︰攝影師 Wilson Chiu ── 現場不可怕,冷血才令人心寒
    Mary
    2019 年 9 月 6 日

    三個月過去,反送中運動仍然持續,示威者每日每夜在前線、在街頭、在社區努力發聲,多得各位攝影師遊走各區記錄實況,才能將整場運動的全貌呈現出來。為了解攝影師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就著同一組問題作答,而這個專題系列第六位介紹的攝影師就是 Wilson Chiu。

  •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5)︰攝影師 Deacon Lui ── 攝影是彰顯公民意識
    Mary
    2019 年 9 月 5 日

    在反送中的衝突現場,很多事件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攝影正是我們將許多一瞬即逝的重要時刻,寫進歷史永久保存的方法之一。為了解攝影師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就著同一組問題作答,而這個專題系列第五位介紹的攝影師就是 Deacon Lui。

  •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3)︰攝影師 t5uisiu ── 拍黑白是因為香港正失去色彩
    Mary
    2019 年 9 月 3 日

    在「反送中運動」持續的近三個月裡,大量遊行或衝突現場的照片在網上廣傳,也許同一時間有太多作品在網上瘋傳,很多網民都未必會留意到攝影師的名字,所以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而且作品風格各異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希望了解他們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

  •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2)︰攝影師 Alan Chan ── 香港人「千祈唔好慣」
    Mary
    2019 年 8 月 30 日

    「反送中運動」持續近三個月,多名攝影師冒著僱淚彈和槍火,走近前線記錄實況。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就著同一組問題作答,希望了解他們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這個專題系列第二位介紹的攝影師是 Alan Chan。

  • 送中風暴的前線鏡頭 (1)︰攝影師 Dicky Ma ── 催淚彈不及仇恨面孔可怕
    Mary
    2019 年 8 月 29 日

    在「反送中運動」持續的近三個月裡,大量遊行或衝突現場的照片在網上廣傳,也許同一時間有太多作品在網上瘋傳,很多網民都未必會留意到攝影師的名字,所以我們邀請了多位一直以來持續拍攝示威現場,而且作品風格各異的攝影師接受簡單訪問,希望了解他們的想法和重整他們眼中的現場實況。

  • Google 相簿新功能:以 AI 分辨、匯出及搜尋照片中的文字
    Mary
    2019 年 8 月 23 日

    Google 早前宣佈應用程式 Google Photos 將會加入新功能「Text Search」,以人工智能自動搜索照片和截圖裡出現的文字,讓用家可以輕鬆地將文字複製貼上。除了能夠將實體書本的照片快捷地匯出成文字之外,最方便的用處是自動讀取複雜的 Wi-Fi 密碼。

  • 免費 iPhone App「神奇的相冊」:能將秘密照片變成風景或動物照瞞天過海
    Mary
    2019 年 8 月 22 日

    雖然 iPhone 設有「隱藏」相簿,但就只是將敏感照片集中在一個放到最底的相簿而已,另一半偷看你電話時直接檢查這個相簿就最快捷了。為了保障自己的秘密,大家可以試試用各類照片隱藏應用程式,例如能名將私密照片換成風景照或動物照片的「神奇的相冊」。

  • IPPA iPhone 攝影獎 2019 冠軍作品賞
    Mary
    2019 年 7 月 26 日

    iPhone 攝影比賽自 2007 年首部 iPhone 面世以來開始舉辦,接受所有以 iPhone 或 iPad(不限型號)拍攝、用外置鏡頭拍攝、以手機 app 後製的照片參賽;不接受用 Photoshop 等桌面版軟件後製過的照片。

  • 討人厭攝影師的 8 個破壞行業劣行
    Mary
    2019 年 7 月 23 日

    入行十多年的英國商業及藝術攝影師 Paul Adshead 近日撰文分享了「攝影師可能破壞行業的 8 個舉動」,指出有些行家的行為不只會影響他們個人的名聲和生意,長遠來說更有可能會破壞業內生態,做壞規矩。你認為攝影業做壞規矩的問題嚴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