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攝錄機感光元件在示威現場因激光照射受損,戰地攝影師表示「感光元件而已,又不是死亡」
    Mary
    2019 年 8 月 27 日

    在近期的「反送中」運動中,有不少示威者以激光筆照向警方的攝錄鏡頭,試圖阻礙警方拍到示威者的容貌。有外籍記者在 YouTube 發佈影片,指在 8 月 10 日拍攝尖沙咀警民衝突的現場之後,Sony 攝錄機的感光元件因遭到示威者的激光筆照射而受損,在畫面中間出現一個圓形。

  • 美國警察 PS 疑犯照片以符合 CCTV 影像,引起激烈司法爭議
    Mary
    2019 年 8 月 26 日

    根據美國媒體 Oregon Live 報道,奧勒岡州波特蘭市警方早前公佈了多名與四宗銀行搶劫案有關的疑犯照片,其中一人叫做 Tyrone Lamont Allen,他的臉上有數個紋身,與銀行閉路電視所拍到的畫面以及銀行職員口供完全不符。

  • 美國攝影教授及記者昨拍攝警察後被捕,表示警員都知道自己是亂來的
    Mary
    2019 年 8 月 26 日

    昨天「反送中」示威者舉行「荃葵青遊行」,晚上演變成警民衝突,有份到場採訪的記者 Laurel Chor 凌晨在 Twitter 表示,一名來自美國的男記者及一名攝影教授在拍攝警方之後,於荃灣被警員截查。他們未能按警員要求出示記者證及護照,其後被帶上警車接受查問近 30 分鐘。

  • 10 名大學生因在珠峰手持「光復香港」標語拍照,遭扣查逾 24 小時簽悔過書後獲釋
    Mary
    2019 年 8 月 26 日

    根據多個傳媒報道,10 名來自港大、科大和城大的學生在西藏珠穆朗瑪峰大本營被公安扣查逾 24 小時,並在 24 號晚全部獲釋,「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曾在專頁表示,消息指被扣查的原因是有團友曾於社交專頁發佈「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或其他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字句。

  • C 朗和里安納度等名人貼出「亞馬遜火災照片」呼籲關注,被揭是舊圖甚至是其他地方的
    Mary
    2019 年 8 月 23 日

    全球最大熱帶雨林、有「地球之肺」之稱的巴西亞馬遜森林,今年已錄得創歷史新高的 7.2 萬宗火災,而現正發生大火持續燃燒了 18 天,連 2700 公里外的聖保羅市都被濃煙籠罩。火災引起全球關注,不少名人都貼載相關照片及新聞,希望運用個人知名度提升大家的環保意識,不過 CNN 報道指 C 朗拿度、Leonardo DiCaprio 等名人貼出的「亞馬遜火災照片」,根本不屬於現時這場大火。

  • 美國研究顯示:自拍者給人的感覺是沒安全感、不討好、失敗者
    Mary
    2019 年 8 月 23 日

    愛自拍的人給別人的印象通常都是有自信、人緣好、樂觀等等,但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心理學教授早前在《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發表的論文卻指出,常自拍的人都被認為是沒安全感、不討好、比較失敗,甚至是對新事物較保守。

  • 警察否認從高處發射催淚彈以致命,表示僅為「攝影角度」問題
    Mary
    2019 年 8 月 23 日

    8月5日有大量「反送中」示威者發起「全港三罷」,部份人在金鐘政總一帶佔路,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清場。《紐約時報》日前的專題報道以香港警察濫用催淚彈為主題,其中一段影片拍到多枚催淚彈從政總外的高空掉落站滿示威者的地面,不過警方在昨天的記者會上否認從高空發射催淚彈,並指是「攝影角度問題」。

  • 韓國藝人金義聖拍照聲援爆眼少女,啟發網民發起 #Eye4HK 照片活動
    Mary
    2019 年 8 月 22 日

    「811 爆眼事件」發生後,曾出演《屍殺列車》南韓藝人金義聖在 Instagram 貼出數張以手遮蓋右眼的照片,表示希望安慰在示威中不幸被警察開槍打傷眼睛的女子,以及勉勵為爭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本港網民參考了他的做法,發起「#Eye4HK」照片活動,希望運用網絡力量得到全球支援。

  • 奈良最新攝影景點︰600 隻鹿每晚準時集合的「神秘聚會」Shikadamari
    Mary
    2019 年 8 月 21 日

    大家說起日本奈良縣,第一印象都是想起奈良公園的鹿仔吧?每年的夏季都是鹿仔聚集的高峰期,吸引許多遊客慕名而來。根據日本媒體 Sore News24 報道,今年鹿仔聚集的數量比往常高,吸引了不少遊客拍攝這有趣的現象。

  • 中國傳媒於記招拍攝記者頭像並傳到微信,所屬電視台稱「正常採訪方法」
    Mary
    2019 年 8 月 21 日

    根據本港多個傳媒報道,昨天警方舉行記者會期間,在場一名穿紅衣的女士並沒有像其他記者那樣進行筆錄,而是不斷拍攝其他記者的「大頭相」再傳送到微信,引起行家不滿及質疑其身份。紅衣女子未能出示有效記者證,只展示廣東廣播電視台發出的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