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攝影師喜千也尋訪浮世繪「名所江戸百景」遺址,重新拍攝展示東京 150 年來的變化
    Mary
    2019 年 3 月 7 日

    自稱為「浮世攝影師」的日本攝影師喜千也以重塑浮世繪經典作品「名所江戸百景」為名,他自 2013 年起在東京找尋浮世繪裡的地點,在相同的角度和季節拍攝,展現從江戸時代到現代東京的今昔變化。「名所江戶百景」是浮世繪名師歌川廣重在 1856 年到 1858 年間創作的晚年代表作。

  • 月球不只是灰色的?天文攝影師 Andrew McCarthy 的作品展示礦物質如何將月球變成彩色
    Mary
    2019 年 3 月 5 日

    美國天文攝影師 Andrew McCarthy 擅長用大量照片合成超高像素的作品,例如之前介紹過的 8,100 萬像素月球照片和太陽系大合照,而他的新作(上圖),則展示了礦物質如何影響月球表面顏色,相中的藍色區域表示高鈦含量,橙色則表示低鈦含量。

  • 每年二月才可拍到的美國自然奇景「火瀑布」(Firefall),夕陽斜照宛如懸崖上的熔岩
    Mary
    2019 年 3 月 1 日

    每年二月下旬,美國加州 Yosemite 國家公園的 Horsetail Fall 瀑布都會吸引大批攝影愛好者和遊客前往拍攝,因為夕陽的角度剛好斜照在瀑布上,將流水照成閃亮的橙紅色,宛如從懸崖上噴湧的熔岩,當地人更稱這自然奇景為「Firefall」(火瀑布)。

  • 【宇宙航拍】看太空人 Drew Feustel 在 ISS 用 Nikon D5 配 1600mm 鏡頭拍攝各國賽道
    Mary
    2019 年 2 月 27 日

    NASA 太空人 Drew Feustel 近日在 Hot Rod Network 的訪問中,分享了他去年在距離地球 402 公里的國際太空站以 Nikon D5 單反、800mm 鏡頭和 2 倍增距鏡,以 1600mm 焦距配合手動對焦和手動模式來拍攝各國賽車賽道的經歷。

  • 2018 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師比賽得獎作品賞
    Mary
    2019 年 2 月 20 日

    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師比賽(International Landscap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由攝影師David Evans和Peter Eastway自2014年開始舉行,2018年度的比賽接受在2017年1月1日之後拍攝的照片投稿,收到了來自863名攝影師的3000幅參賽作品。

  • 日本攝影師清水大輔的魔幻風人像作品:結合自製華麗服飾+廢墟風格背景
    Mary
    2019 年 2 月 15 日

    日本攝影師清水大輔從小就很著迷漫畫和電腦遊戲,在去年開始全職製作 Cosplay 道具及拍攝相關作品,以創作展示自己的幻想世界。他認為常見的 Cosplay 並沒有問題,只是自己對一般的二次創作角色扮演沒太大興趣,反而想透過作品構築自己的世界觀,想將「烏托邦」帶到現實世界。

  • 2018 年在 Flickr 上最受歡迎的 25 張相片
    Mary
    2019 年 2 月 11 日

    Flickr 早前公佈了 2018 年度的最受歡迎照片名單,列出 25 張最受歡迎、最具啟發性,而且又高質素的作品。名單依據瀏覽數量、分享次數等資料得出,為了確保作品的多元化,每位攝影師只能上榜一次。

  • Instagram 近期 #pbhk 精選(2019 兩個新年)
    Mary
    2019 年 2 月 8 日

    2019 年轉眼就過了個多月,大家在農曆新年期間有外出拍照嗎?我們在 Instagram 蒐集了讀者們在一、二月份的照片,如果你也想與大家交流,歡迎在照片加上 Hashtag #pbhk。我們的帳號是 @pbhk,不定期推出有獎相片募集、「你問我答」等活動,歡迎大家 follow 呢!

  • 高雄版「曼哈頓懸日」只在 1 月、11 月上演,大批市民駐路拍攝成為奇觀
    Mary
    2019 年 2 月 1 日

    台灣高雄在 1 月 28 日出現了一次稱為「曼哈頓懸日」(Manhattanhenge)的夕陽美景,落日掛在青年路的上空正中,斜陽灑遍整條大道,吸引了不少民眾舉機拍攝。高雄市政府為了方便民眾拍攝美景,亦會在「曼哈頓懸日」當天特地封路數小時。

  • 日本攝影師 Taihei Tsukada 鏡頭下的「一面銀世界」:白雪、鐵道與只見川第一橋梁
    Mary
    2019 年 1 月 23 日

    日本東北部仍處於寒冬,雪景吸引不少人前往拍攝。日本攝影師 Taihei Tsukada 近日便分享了他的雪中鐵道作品,路軌、樹枝和遠山鋪滿白雪,水中倒影映照著剛好駛過鐵橋的只見線列車,形成「一面銀世界」(一片銀色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