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天文攝影師 Andrew McCarthy 如何在後花園拍攝各個星球,再合成一幅太陽系大合照
    Mary
    2019 年 1 月 16 日

    上圖是由美國天文攝影師 Andrew McCarthy 的太陽系作品,他在後花園內,用不同器材拍攝分別拍攝了各個星球(如月球、金星、46P/Wirtanen 彗星、國際太空站、火星、土星、木星、天王星和太陽)的照片,再用 Photoshop 合成為 8 顆天體和國際太空站的大合照。

  • 攝影師 Neil Burnell 拍攝英格蘭「Wistman’s Wood」樹林,探索作家們筆下的神秘猛鬼之地
    Mary
    2019 年 1 月 11 日

    英國攝影師Neil Burnell經常到訪杳無人煙的野外拍攝風景,當中「Mystical」系列作品就以英格蘭Wistman’s Wood樹林為主題,拍下了滿是濃霧與古木的畫面。不少作家都會以此地為故事背景,形容是一個猛鬼之地。

  • 日本攝影師 Yasufumi Ochi 鏡頭下現代與傳統並存的東京
    Mary
    2019 年 1 月 7 日

    日本攝影師 Yasufumi Ochi 現居於東京,雖然沒有修讀過正式的攝影課程,但作品在網上也頗受歡迎。他最常用的相機是 Fujifilm X-H1,經常透過鏡頭拍下日本人的生活和都市風景。如想欣賞更多他的作品,可瀏覽其 Instagram @yasufumi_phot。

  • Instagram 近期 #pbhk 照片欣賞(12/2018)
    Mary
    2019 年 1 月 2 日

    在照片加上標籤#pbhk的讀者愈來愈多,要精選出來分享也不容易呢,感謝大家的支持!我們的帳號是@pbhk,不定期推出有獎相片募集、「你問我答」等活動,希望大家關注!此外,今期「無厘頭相片募集活動」主題為「又無聊又想送給人的聖誕禮物」,獎品為防水相機或建造業議會大隻仔月曆。

  • 日本 Twitter 最新熱潮:用 4 張照片分別展示你的春、夏、秋、冬
    Mary
    2018 年 12 月 28 日

    日本網民不時都會在 Twitter 上發起不同的標籤,例如最近的熱潮就是貼出 4 張分別在春夏秋冬拍攝的照片,並加上「#これを見た人は春夏秋冬の4枚を貼れ」了。日本四季分明,不難拍到「季節限定」的照片,如果來個香港版本,大家又會怎樣用照片展示香港的四季呢?

  • 看攝影師 Tim Shields 用煙機「造出」獲獎風景相,網民質疑「這不是造假嗎?」
    Mary
    2018 年 12 月 27 日

    風景攝影師Tim Shields早前憑著一幅林中迷霧的作品,贏得Epson International Pano Awards銀獎。陽光、煙霧與樹幹形成一道道光影,畫面看似集合天時地利人和才拍到,但他近日分享了拍攝花絮,表示照片在沒有霧的夏天拍攝,而相中的迷霧其實是用煙機造出來的。

  • 日本攝影師們各自選出 2018 年最滿意的四張照片,總結今年的拍攝成果
    Mary
    2018 年 12 月 20 日

    2018 年快將過去,日本攝影師們再度在 Twitter 上貼出自己認為最滿意的 4 張作品,並加上「#2018年自分が選ぶ今年の4枚」或「#2018年自分が選ぶ今年下半期の4枚」的標籤,用以總結今年的拍攝成果。

  • 日本攝影師 Ryo 鏡頭下的秩父盆地雲海,最接近市中心的埼玉縣特別景觀
    Mary
    2018 年 12 月 4 日

    位於日本埼玉縣的秩父盆地由於地勢有利雲海形成,加上距離東京只是個多小時車程,被視為「最接近市中心的雲海觀賞地點」,每年春季及秋季都會吸引不少遊客專程上山拍攝風景。日本攝影師 Ryo 近日就分享了他在武甲山拍攝的雲海照片,山下的燈光穿透重重濃霧,攝影師形容是文明與自然的混合。

  • Instagram 近期 #pbhk 照片欣賞(11/2018)
    Mary
    2018 年 12 月 3 日

    不知不覺就來到今年最後一個月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呢。我們在 Instagram 蒐集了讀者們在 11 月份拍攝的照片,如果你也想和大家交流,請在照片加上標籤#pbhk。我們的帳號是  @pbhk,不定期推出有獎相片募集、「你問我答」等活動,感謝大家關注。

  • 新加坡攝影師 Jeryl 的香港作品系列,展現市區的稠密、急速、炫目
    Mary
    2018 年 11 月 30 日

    港人對市區內的高樓大廈早已見慣不怪,甚至覺得樓宇稠密得令人喘不過氣來,但對不少旅客來說,石屎森林卻是香港的一大特色。新加坡攝影師 Jeryl 曾到過亞洲不同城市拍攝,最近他便分享了一些在香港拍攝的作品。當我們從一個旅客的鏡頭裡再看這熟悉的城市時,會不會有些新的發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