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5日第56届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PP)(內地慣稱:荷賽) 獲獎作品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揭曉。瑞典攝影師Paul Hansen(圖2)爲每日新聞報拍攝的照片贏得年度圖片,照片反映的是兩個巴勒斯坦孩子的葬禮,他們在以色列導彈襲擊中身亡。但是這幅年度照片,引來一連串問號。著名照片上傳網站PhotoShelter的首席執行官 Allen Murabayashi首先提出疑問:爲什麽比賽得獎者的作品好像電影海報?他提出:“照片的真實感降低,過度修飾,讓我們面臨著誠信危機。假使新聞攝影的目標是告知真相,那麽這種做法會讓我們身陷迷霧。

令這個話題升溫的是法國博客作者André Gunthert ,他貼出了一張對比圖,是大獎攝影師獲獎作品發表在丹麥一家報紙頭版時(下圖,發表時間2012年11月11日)和參加荷賽時的對比。可以看到,參賽照片整體色調從原來的暖色變成了死灰。Andre對這種改變持否定態度,引用法國一家媒體的評論指出:攝影師的調色似乎是在把一張抓拍照片變成繪畫。結果當然很令人震驚……,但它的缺點在于,這種做法只是爲了增强情緒。這是在催淚,而不是催人思考。

荷賽評委對此,卻持肯定態度,一位評委的回答是:“當目標是爲了美學上的追求,我不認爲這有任何問題?這就好比記者在文章裏一開始會寫:烏鴉盤旋在戰場……”另一位評委則談到:評委調閱了攝影師的全部RAW文件,認爲他的調整幷非是爲了什麽隱瞞,他沒有爲了强調鮮血而做調色,也無任何遮蔽事實的行爲。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傳統暗房裏被允許的。 關于Photoshop的使用限度,我們的行業標準至今還停留在向暗房看齊的這個底綫,這實在有些無可奈何。

美國攝影記者協會的Donald R. Winslow也就這一事件專門撰文聲稱,自己已經使用Photoshop多年,熟知這種軟件。他請大家仔細看調整的圖片:從左到右的六個男人的臉,裹尸布的色溫,兩個孩子臉上的光綫和層次,人群頭頂上背景的那一點點烟霧,天空的密度,以及照片中11點方向(左上方)牆面的陰影。。 Donald發出疑問:這些處理,是可以寫進教案的,無關緊要的,還是應該值得討論的呢?他提醒大家注意:“在這樣一個比賽中,評委的意見就是在設立一些新的行業標準,年輕人可能就會照著這樣去做了。那我們更應該審慎思考。”

參考資料:

荷賽獎是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簡稱」WPP」,通稱」荷賽」),由總部設在荷蘭的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主辦。該會成立于1955年,1957年舉辦第一?世界新聞攝影比賽,發起于荷蘭,故又稱荷賽,被認?是國際專業新聞攝影比賽中最具權威性的賽事。該會成立于1955年,自1957年舉辦第一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以來,迄今已舉辦了56屆。

Via: 易攝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