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人分享最奇異的狗狗睡姿照片 #SleepingDogChallenge 嘆為觀止
    Paulo
    2021 年 1 月 22 日

    在 Facebook 廣受歡迎的群組 Dog Spotting Society (焦點狗社)以 #SleepingDogChallenge hashtag 發起貼相活動。狗狗的睡姿千奇百怪,由最奇特姿勢、最難理解的舒適度及最神奇睡眠地點等都有,畫面相當搞笑,和貓睡姿一樣令人嘆為觀止。

  • 紐約時報駐白宮攝影師 Doug Mills 表示︰特朗普真的記得我的名字
    Paulo
    2021 年 1 月 22 日

    Doug Mills 自 2002 年為《紐約時報》擔任駐華府攝影記者,過去四年替這位前美國總統拍過成千上萬的相片。隨著新一屆管治團隊上任,在訪問中反映他在工作角色上所面對的壓力與焦慮。以下是 Times Insider 專欄中訪問他回顧這四年經歷的一連串問與答內容。

  • 網站 Toon Me 讓你上載照片即變 Pixar 或迪士尼卡通人物
    Paulo
    2021 年 1 月 20 日

    相信不少讀者試玩過手機或社交網站的變臉程式吧,曾經出現的玩法計有變小孩、變老、變性,或者將樣貌圖畫化,估計大家也玩得有點悶。不過近日出現了一款變臉軟件 Toon Me,標榜可以將人的臉孔變成像 Pixar 或迪士尼動畫一樣的風格。

  • 日本「家畜寫真家」瀧見明花里希望人類能看牲口的眼睛,也能表達「いただきます」的感恩之心
    Paulo
    2021 年 1 月 19 日

    如果有人自稱是家畜攝影師,會否覺得奇怪?有風景、人像、婚禮、寵物可拍,偏要拍家畜。這個稱呼其實是來自日本女攝影瀧見明花里的個人經歷,結果轉化成今天的獨特攝影身份。她希望將日文客氣話變成世界通用語言,那就是飯前一句「いただきます(itadakimasu)」,意指「我收下了」。

  • 撒哈拉沙漠氣溫降至 -2°C,攝影師 Karim Bouchetata 拍下罕見白雪蓋沙漠影像
    Paulo
    2021 年 1 月 19 日

    雖然一月份世界各地有很多地方在下雪,但通常不會在非洲或中東的沙漠中出現,但本月撒哈拉沙漠和沙特阿拉伯的氣溫驟降至-2 °C,竟出現了罕見的沙漠雪景。攝影師 Karim Bouchetata 剛好身處其中,讓他拍下了這如夢似幻的沙漠蓋雪的獨特景像。

  • 看美國人工智能專家將動漫繪畫變成真人照片
    Paulo
    2021 年 1 月 18 日

    來自美國三藩市的 Nathan Shipley 目前正是從人工智能與藝術交叉運用的研究。他身兼數職,包括技術總監、創作技術專員、視覺效果管理員,以及動態影像藝術創作者,擁有超過十年經驗。他研究的項目,主要開發技術將繪畫人物轉化成擬似真人相片,或倒過來將真人轉化成動漫人物的方法。

  • 中國銘匠光學推出「牛年特別版 50mm f/0.95 Leica M 鏡頭」全球限量 500 支價錢只需 Leica NOCT 十份之一
    Paulo
    2021 年 1 月 18 日

    源自中國的鏡頭品牌銘匠光學 ( TTArtisan ) 為慶祝牛年來臨,推出了新一款紅色特別限 量版 50mm f/0.95 Leica M 卡口鏡頭,連印有精美牛頭圖案的專用鏡頭蓋,全球限量 500 支,價錢只需 Leica NOCT f/0.95 原廠的 1/10 左右。

  • Fujifilm 宣佈停產 PRO 400H 135 及 120 格式菲林,因為原材料採購困難
    Paulo
    2021 年 1 月 15 日

    當近期傻瓜機或玩具相機再度受歡迎之際,另邊廂,菲林製造方面卻收到壞消息,就是 Fujilfilm 又再宣佈旗下的菲林停產,而型號就是圖片所見的 Pro 400H。這款以優秀膚色還原度及曝光寬容度高著稱的菲林,最終還是要踏上停產行例,令菲林選擇又少一員。

  • 去年日本 DSLR 銷量冠軍 Nikon D5600 近日與 D3500 一起停產
    Paulo
    2021 年 1 月 15 日

    不說不知,2020 年在日本境內的 DSLR 銷量冠軍原來是 Nikon D5600 雙鏡套裝,但也無法阻止 Nikon 作出的商業決定,與 D3500 雙雙列入停產行列。以中階及初階產品一至兩年的更新週期來說,兩機已經是超額完成任務,似為入門 Z 系無反相機開路。

  • 照片系列展示美國國會駐重兵防止再次佔領
    Paulo
    2021 年 1 月 15 日

    目前美國國會處於緊急侵狀態,已部署多達 6,200 位國民警衛軍,有需要時可最動員最多 15,000人。由於不是所有駐守人員都在執勤,所以出現了很多閒著無聊要找事消磨時間的景像,和印像中荷槍實彈執勤的緊張狀態有很大落差。見得到最多的情況,反而是警衛軍席地而睡的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