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攝影師 Evgeny Sosnovsky 拾獲烏克蘭 8 歲男童的日記,揭俄軍侵襲的恐怖
    Paulo
    2022 年 5 月 12 日

    目前烏俄兩軍於烏克蘭東部重要城市馬里烏波爾的戰鬥處於膠著狀態,仍有平民被困,情況比西及北部更為惡劣。約一週前,在當地一個戰後廢墟內,有攝影記者發現一本男童遺下的日記,內有物主每日的經歷及手繪的畫像。簡單的文字描述與繪畫,沒有血腥畫面卻能感受當時受俄軍侵襲的恐怖。

  • 近日大熱照片︰波蘭人捐在車站給予烏克蘭母親們的嬰兒車陣
    Paulo
    2022 年 3 月 10 日

    近日一張在火車站泊滿無人嬰兒車的相片在網絡瘋傳,該相片出自法新社記者 Francesco Malavolta,當時他身處波蘭普熱梅希爾車站拍下這幕。這些嬰兒車是波蘭的婦女為帶著嬰兒逃亡的烏克蘭母親準備,這個故事公開後瞬即網絡瘋傳,成為無硝煙背景下重要的戰爭印記。

  • 著名演員兼導演 Sean Penn 親赴基輔,記錄俄軍入侵烏克蘭戰地實況
    Paulo
    2022 年 2 月 25 日

    烏克蘭被俄羅斯大舉入侵,西方諸國只是和網民一樣發網絡公告聲援卻沒有任何實際軍援;另邊廂,美國奧斯卡影帝及導演辛潘卻與 Vice Studios到達烏克蘭首都基輔,拍攝當地戰況。其表現獲得烏克蘭總統的肯定,形容他的舉措比起很多西方政客勇敢。

  • Natalie Kepesz 鏡頭下的波蘭新興風潮︰兒童及青少年軍事訓練學校
    Paulo
    2021 年 5 月 13 日

    來自德國柏林的波蘭裔新聞攝影記者 Natalie Kepesz 於 2020 年 10 月期間前波蘭沿海城格但斯克,採訪一間以小童及青少年為對象的軍事主題會所。這是近年在波蘭新興起的一種玩意,參加者全部為小孩或少年,特意被安排接受軍事訓練,而不是校內當成興趣班的童軍。

  • 拍下新迷因「桑德斯」的攝影師 Brendan Smialowski 表示︰這類相片我從來不太喜歡
    Paulo
    2021 年 1 月 28 日

    近日網絡被兩件事情洗版,一是天竺鼠車車,另一就是美國民主黨參議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近日因為他在拜登的總統就職典禮中戴著毛冷兩指手套 ,一人獨坐的奇趣相片而被網民瘋狂製造迷因 (meme),拍攝師 Brendan Smialowski 也接受訪問解開背後謎團。

  • 紐約時報駐白宮攝影師 Doug Mills 表示︰特朗普真的記得我的名字
    Paulo
    2021 年 1 月 22 日

    Doug Mills 自 2002 年為《紐約時報》擔任駐華府攝影記者,過去四年替這位前美國總統拍過成千上萬的相片。隨著新一屆管治團隊上任,在訪問中反映他在工作角色上所面對的壓力與焦慮。以下是 Times Insider 專欄中訪問他回顧這四年經歷的一連串問與答內容。

  • 照片系列展示美國國會駐重兵防止再次佔領
    Paulo
    2021 年 1 月 15 日

    目前美國國會處於緊急侵狀態,已部署多達 6,200 位國民警衛軍,有需要時可最動員最多 15,000人。由於不是所有駐守人員都在執勤,所以出現了很多閒著無聊要找事消磨時間的景像,和印像中荷槍實彈執勤的緊張狀態有很大落差。見得到最多的情況,反而是警衛軍席地而睡的場面。

  • 全程跟拍「佔領美國國會」戰地攝影師 Ron Haviv 表示︰事件無領導、無目的、無計劃般荒謬
    Paulo
    2021 年 1 月 11 日

    戰地記者所到之處,通常會令人聯想到中東或非洲等衝突頻繁之地,鮮有在發達國家從事這類採訪。對從事近三十年戰地採訪工作兼跑遍五大洲的 Ron Haviv 而言,跟著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跑進國會大樓採訪騷亂場面,還是令他感到既可笑又驚訝,畢竟沒有人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在美國政府的重要行政區內上演。

  • [不安慎入]攝影師 Lynn Johnson 鏡頭下「人畜共通傳染病」實況︰肺炎以外的瘟疫威脅
    Paulo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其實,就算沒有目前肺炎威脅,在地球其他角落仍然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致命疾病,原因是一些發展中國家,與野生自然環境相鄰,與中國大陸一樣有獵食野生動物的習慣,從而受到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sis) 的威脅。

  • 第 7 屆莫斯科國際攝影獎結果公佈,大量香港反送中抗爭照片獲 Editorial 金獎
    由子
    2020 年 6 月 4 日

    莫斯科國際攝影獎(Moscow International Foto Awards)時至第七屆,本年比賽涵蓋建築、編輯、活動等 9 個主題,各主題設有年度攝影師大獎(Photographer of Year)及金、銀、銅獎,不少香港抗爭類作品均有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