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世紀攝影大師 John Thomson 的珍貴影像,展示晚清少女與街頭風景
    Mary
    2018 年 4 月 19 日

    蘇格蘭攝影師John Thomson(1837-1921)被譽為最偉大的旅遊攝影師之一,也是新聞攝影的先驅。最近,倫敦大學的 Brunei Gallery 現正展出 John Thomson 在 1862 年至 1872 年間,於中國、暹羅和柬埔寨拍攝的珍貴影像。

  • IAPBP 分娩攝影比賽得獎作品欣賞
    Mary
    2018 年 4 月 18 日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Birth Photographers(IAPBP)攝影比賽以紀錄分娩過程為主題,展示了多位母親在生育時痛苦、忍耐、解脫與喜悅百味紛陳的複雜心情。

  • BBC 承認紀錄片《Human Planet》造假,新畿內亞部族樹屋其實是攝製隊搭建的
    Mary
    2018 年 4 月 9 日

    BBC 最近承認 2011 年播出的紀錄片《Human Planet》系列入面,其中有關巴布亞新畿內亞 Korowai 部族生活的內容,涉及造假,畫面出現的樹屋其實是攝製隊特意搭建出來的。

  • 【攝影師專訪】即影即有拍攝福島核災 黃勤帶:這是現代人類的悲劇
    01影像
    2018 年 4 月 6 日

    This entry is part 20 of 40 in the series 轉載01影像

    日本311地震七周年剛過去,香港資深攝影師黃勤帶,推出了《fukushima》攝影冊,冊中是108張寶麗來即影即有照片,紀錄核災過後的福島地區。黃勤帶說,由於核災帶來的污染和影響並非肉眼可見,於是他便改用新的方式,去紀錄震災過後的福島那種「不可視的悲愴」。

  • 歷史照片展示上世紀初的醫療影像,當時很先進現在卻嚇人一跳
    Mary
    2018 年 3 月 23 日

    任何年代的人都會生病,在醫學史上,人類花了數千年來研究如何治療各種疾病。Rare Historical Photos 網站分享了一批 1900 – 1940 年的歷史照片,展示了各種各樣的醫療程序,雖然這些治療方式在我們現代人眼中十分奇怪,但在當時來說卻是正常不過,甚至是非常先進的。

  • 日本攝影師川島小鳥「愛の台南」攝影作品展,展示其眼中的台南氣息
    Mary
    2018 年 3 月 6 日

    日本攝影師川島小鳥深受台灣的文化和人情味吸引,曾多次到台灣進行拍攝。2015 年的相集《明星》以台灣當地的平凡民眾為主角,形容淳樸的他們其實都是一顆顆發亮的「明星」,而「愛の台南」作品系列,更將目光集中在台南。他認為當地人有種不老的活力,兼容傳統文化與年輕創意,所以特別喜愛此地。

  • 攝影師 Kurt K Gledhill 作品系列:日本傳統節慶「裸祭」
    Mary
    2018 年 2 月 28 日

    「裸祭」(Hadaka Matsuri)是日本的傳統節慶之一,又稱為「會陽節」,自江戶時代已有,在每年 2 月的第 3 個星期六舉行,意義在於慶祝豐收和對生育的祝福。參加者會盡量穿上最少量的衣物,雖然叫做「裸祭」,但很少人會真的全裸,通常都只裹著日本傳統的兜襠布。

  • Birth Becomes Her 攝影比賽得獎作品,紀錄母親迎接新生命的痛楚與喜悅
    Mary
    2018 年 2 月 24 日

    關於分娩的痛楚、迎接新生命的喜悅,我們都聽過媽媽分享,但始終沒法想像到底有多痛、有多快樂。當用文字或說話都不能準確描述的時候,攝影作品便成了有力的紀錄。Birth Becomes Her 攝影比賽分為五個類別,紀錄由懷孕至寶寶出世後的不同經歷。

  • 【轉載01影像】為了離別而相遇 導盲犬與寄養家庭那短暫的時光
    01影像
    2018 年 2 月 23 日

    This entry is part 15 of 40 in the series 轉載01影像

    對於視障人士來說,導盲犬是他們的「第二雙眼」,然而在導盲犬正式「出更」前,需先在寄養家庭受訓,經歷第一次的人狗「分離」。未來,Grace或許會領養一隻屬於自己的小狗,但她仍願意肩負成為寄養家庭的重任,承受更多離別。

  • 【轉載01影像】一年只見父親60次 ADHD「壞孩子」:我何時會變好?
    01影像
    2018 年 2 月 13 日

    This entry is part 14 of 40 in the series 轉載01影像

    䮓希是一個群育小學生,他的爸爸是一個前群育學生。9歲和45歲的兩父子,一年大約相見60次。他們都曾經被視為壞學生,但壞掉的可能是日常面對的生活,「社會問題統統反映在小學裏頭。」訪問中一個小學駐校社工說道,諸如離婚、家暴、精神病、學習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