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攝影師 Lewis Hine 的紀實影像:拍攝 1900 年代踏單車往來紅燈區工作的電報男孩
    Mary
    2019 年 2 月 18 日

    紐約攝影師兼社會學家 Lewis Hine 在 1908 年受全國童工委員會聘請,以影像記錄數十種行業傭用的童工,研究童工如何受到剝削。研究的行業包括採礦、製造業、農業、賣報紙等,而這輯照片則記錄了1908-1917年間單車信差的工作情況。

  • IAPBP 分娩攝影比賽 2019 得獎作品欣賞
    Mary
    2019 年 2 月 13 日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Birth Photographers 是一個讓準父母尋找攝影師拍攝分娩過程的平台,擁有來自42個國家的1200個會員。網站每年一月都會舉行攝影比賽,以影像讓大眾更了解分娩的真實情況。

  • 紀實攝影師 Sutanta Aditya 影像記錄:印尼獼猴被鎖上鐵鏈在街頭賣藝的悲慘實況
    Mary
    2019 年 1 月 29 日

    印尼紀實攝影師 Sutanta Aditya 早前在印尼第四大城市棉蘭市,以影像記錄了獼猴被迫賣藝的悲慘實況,作品引起不少人關注。商人帶著獼猴在街頭賣藝是印尼十分常見的情景,商人為免獼猴逃走,會用鐵鏈鎖著牠們的頸部,訓練牠們每天戴上面具表演踩高蹺、騎小型電單車等高難度動作。

  • 二戰時期詭異照片:美國少女寫信感謝海軍男友送她日本人頭骨作為「手信」
    Mary
    2019 年 1 月 22 日

    上圖是一幅充滿詭異感覺的二戰照片,打扮端莊的美國少女正寫信感謝當兵的男友送來禮物 ——日本人的頭骨。照片由 LIFE 雜誌記者Ralph Crane拍攝,在 1944 年五月刊出。根據雜誌的介紹,來自美國鳳凰城的少女名為 Natalie Nickerson,她的男友則是一名海軍中尉。

  • 1935 年珍貴歷史照片:長頸族婦女遠赴倫敦演出,出現在城市街頭的「錯配」情景
    Mary
    2018 年 12 月 18 日

    「長頸族」其實是一個居於泰國和緬甸的部落,正式名字為「Kayan」,因在頸項戴上大量銅圈的獨特習俗而被稱為「長頸族」。在上世紀 30 年代,有英國馬戲團以「長頸族婦女」作為賣點,邀請她們千里迢迢去到倫敦演出。這輯珍貴的歷史照片,記錄了長頸族婦女在 1935 年到訪倫敦的情景。

  • 專門發掘攝記新星的 Andrei Stenin 國際新聞攝影比賽得獎作品賞
    Mary
    2018 年 12 月 4 日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為了紀念在 2014 年於烏克蘭戰爭中喪生的俄羅斯攝影記者 Andrei Stenin,在 2016 年設立了 Andrei Stenin 國際新聞攝影比賽。比賽的主旨是發掘新聞攝影界的新星,所以只接受 18 至 33 歲的攝影記者參加。

  • [歷史照片]現在看來很危險,但在 100 年前被視為「人生教室」的遊樂場
    Mary
    2018 年 11 月 27 日

    在大概 100 年前,還未發現電腦遊戲、物資又沒現在豐盛的時代,小孩的最大娛樂就是在公共遊樂場跑跑跳跳了。這系列 20 世紀初的珍貴歷史照片展示了美國兒童遊樂場的實況,可以見到一些現在看來十分危險,但當時小孩都玩得不亦樂乎的設施,例如數米高的鋼架、木梯和吊環。

  • [日本影像資料集]430 張交通事故現場相片,展示各類運輸工具的損毀實況及提供繪畫參考
    Mary
    2018 年 11 月 16 日

    由 J’s publishing 出版的照片集《写真資料集 クラッシュ》收錄了 430 張在意外現場拍攝的照片,記錄了各種交通工具的損毀情況,賣點是包括了大量交通工具的種類,如私家車、賽車、電單車、單車、鐵路,除了可了解交通事故的後果外,也可用作繪畫的參考資料。

  • 70 年代照片展示在 AutoCAD 畫圖軟件發明之前,工程師是如何繪畫建築平面圖的
    Mary
    2018 年 10 月 26 日

    AutoCAD是由美國Autodesk公司在1982年發明的軟件,用來繪製建築平面圖。在以前,工程師的工作過程卻繁複得多,畫圖時要用上鉛筆、擦膠、T 尺等多種工具,但用了電腦軟件之後,不但省卻攤開紙張的空間,畫完之後要修改的話,也方便得多。

  • 攝影師 David Tesinsky 影像記錄巴黎的「不浪漫實況」── 貧窮
    Mary
    2018 年 10 月 3 日

    說起巴黎,相信不少人都會聯想到艾菲爾鐵塔、甜品、慢活,一切都多麼的夢幻和浪漫。捷克攝影師 David Tesinsky 卻嘗試以影像打破大家的幻想,他拍攝了巴黎的流浪漢和難民,展示了法國毫不浪漫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