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攝影師 Karen Khachaturov 祖父離世前一年確診癌症,二人合力拍攝幽默作品記錄抗癌歷程
    Mary
    2019 年 3 月 15 日

    亞美尼亞攝影師 Karen Khachaturov 的祖父在兩年前確診膀胱癌,他於是以幽默的攝影作品記下祖父的抗癌歷程,一起拍攝了「Pastel Struggle」系列,希望透過強烈反差來表達鬥爭的意志。祖父最終在 2018 年春季離世,未有機會親眼看到作品展出。

  • 「只拍背影」的日本爸爸 Noriyuki Kajiwara,作品結合四季風景流露守護之情
    Mary
    2019 年 3 月 14 日

    不少愛攝影的爸爸都會將子女當成最佳模特兒,天天以鏡頭捕捉他們的趣怪表情,來自岡山的日本攝影師 Noriyuki Kajiwara 也同樣十分愛拍攝自己的一對子女,但卻以拍攝背面為主。日本的自然風景加上小小的背影令他的 Instagram 突圍而出,大受網民歡迎。

  • 東京迪士尼 X 蜷川實花以 128 幅華麗風作品,獨特角色 crossover 慶祝樂園 35 週年
    Mary
    2019 年 3 月 12 日

    為慶祝東京迪士尼度假區開幕 35 週年,迪士尼邀請了日本知名攝影師蜷川實花拍攝,並將 128 幅作品收錄在「Imagining the Magic」系列的《HAPPIEST MAGIC》攝影集內,家傳戶曉的迪士尼角色在百花盛放的背景前擺出不同姿勢拍照。

  • 日本攝影師幡野廣志確診癌症剩三年壽命,其鏡頭下的兒子成為「愛的遺作」
    Mary
    2019 年 3 月 8 日

    現時 36 歲的日本攝影師幡野廣志在 2017 年末診斷出患有罕見血癌,估計只剩三年壽命,此後他曾一度停止拍攝工作,但在去年已重返工作崗位,並舉行作品展「優しい写真」(溫柔的畫面)和推出作品集「写真集」,除了當是盡力完成心願之外,也是為了向兒子證明自己對他的父愛。

  • 俄羅斯男兵與芭蕾舞者拍攝「謎之合照」慶祝婦女節,似乎意味不明兼反而性別定型
    Mary
    2019 年 3 月 8 日

    俄羅斯葉卡捷琳堡軍隊早前為男士兵與「The Dance Laboratory」的女芭蕾舞者拍攝了一輯合照,以「The power of a man in the tenderness and love of a woman」為主題,慶祝 3 月 8 日的國際婦女節。

  • 新西蘭運輸署的「車禍倖存者」攝影企劃,以恐怖傷疤突顯安全帶如何救人一命
    Mary
    2019 年 3 月 7 日

    新西蘭運輸署的數據顯示,當地每年都有 90 人因沒有繫上安全帶而在車禍中喪生,而其中最多都是年輕男性。當局為了宣傳繫緊安全帶的重要性,發佈了名為「Belt up. Live on.」的攝影企劃,拍攝車禍倖存者的肖像和分享他們的親身經歷,而每段故事的最後一句都是「安全帶救了他一命」。

  • 攝影師 Brendan Burkett 的「People of Cincy」路人肖像系列,背著「行動柔光罩」近距離拍攝的大頭照
    Mary
    2019 年 3 月 6 日

    美國攝影師 Brendan Burkett 擅長拍攝婚禮、人像和食物,他早前在市中心的噴泉廣場打算邀請路人拍攝時,發現要有許可才能使用燈架及三腳架,於是靈機一觸,想到用背著柔光罩的方法,邊走邊拍攝「People of Cincy」系列。

  • 【當年今日】英國皇室重溫英女皇 1952 年首張官方照,曾用於郵票成為民眾印象
    Mary
    2019 年 2 月 28 日

    英國皇室近日分享了一張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的舊照重溫「當年今日」,照片是英女皇登位後首張官方照,在1952年2月26日向公眾發佈。照片在1953年至1971年間用於英國及英聯邦的郵票上,並掛設在各地的英國領事館,成為不少民眾對英女皇的印象。

  • 杜拜 HIPA Instagram 一月主題攝影比賽「My Family」得獎作品賞
    Mary
    2019 年 2 月 19 日

    由杜拜王子 Sheikh Hamdan Bin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推動的國際級攝影大賽「哈姆丹國際攝影獎」(HIPA)每個月都有不同主題,而一月的主題為「My Family」。參加者只要在照片加上相應標籤即可參加。

  • 日本攝影師清水大輔的魔幻風人像作品:結合自製華麗服飾+廢墟風格背景
    Mary
    2019 年 2 月 15 日

    日本攝影師清水大輔從小就很著迷漫畫和電腦遊戲,在去年開始全職製作 Cosplay 道具及拍攝相關作品,以創作展示自己的幻想世界。他認為常見的 Cosplay 並沒有問題,只是自己對一般的二次創作角色扮演沒太大興趣,反而想透過作品構築自己的世界觀,想將「烏托邦」帶到現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