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上有些慘劇無法拍出來讓你看,例如 11 歲女孩遭強逼新婚的初夜
    Paulo
    2023 年 1 月 30 日

    全世界每日有過百萬兒童面對來自社會制度暴力、戰禍或天災等死亡威脅。他們的痛苦需要讓世人知道,但諷刺的是,拍攝並播放出來是違法的,只是有人在做,卻沒有人能展示出來。為了達致傳達這些訊息,宣明會在法國推出一系列廣告,以獨特手法傳達孩子的感受,不讓你看到,但要大家聽到。

  • 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 2022 結果公佈,幼獅爬樹失手一刻成比賽贏家
    Paulo
    2022 年 12 月 15 日

    今年度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Comedy Wildlife Photography Awards)結果已經公佈,本屆參賽作品超過 5,000 張,競爭也相當激烈。優勝作品拍下了一隻幼獅爬上樹後試圖回到地面,卻因為不懂步驟爬到半途失手快要墮地的一刻。這個倒霉的決定性瞬間,為 Jennifer Hadley 拿下了年度大獎。

  • 攝影師 Charlie Hamilton James 鏡頭下的肯雅大旱災︰野生動物屍疊屍的死亡絕境
    Paulo
    2022 年 12 月 6 日

    正當全世界焦點集中在世界盃和俄烏戰爭的時候,世上還有個角落被人勿視,那就是非洲肯雅。那裏現正經歷四十年來罕見的大旱災,有部份地區三年無雨,令當地大量牲口、野生動物及農作物大量死亡。生態攝影師 Charlie Hamilton James 前往當地拍攝災情,所到之處皆是動物屍骸,已多到屍叠屍的恐佈地步。

  • 日本網民分享 2022 年最意外的照片︰新買的 GR86 炒在星空下
    Paulo
    2022 年 12 月 4 日

    不少絕世佳作不是靠苦心經營或等待才拍攝到,有時往往在意料之外時一擊即中。近日一張在日本瘋的照片是意外中的典範,因為當中情境就是一場交通意外,亦意外地因為星空背景變成經典。

  • 《國家地理》香港攝影大賽 2022 參賽作品精選
    Paulo
    2022 年 11 月 27 日

    《國家地理》雜誌主辦、會德豐呈獻 : 香港攝影大賽連續第 6 年舉行,本年度攝影大賽的組別分為「風景、生態、城市、人物、手機及短片」,大賽進入收件倒數階段, 以下為本屆各組精選參賽作品,率先分享,作品仍在徵集作品中,截止日期為 2022 年 12 月 5 日。

  • 宮崎牛以逾百斤真和牛拍製「四大世界遺產」,慶祝連續 4 屆奪日本全國第一
    Paulo
    2022 年 11 月 3 日

    「不要玩食物!」這句叫人家惜食的警語在日本宮崎牛面前完全不管用,事緣日本宮崎牛連續第 4 屆獲得內閣總理大臣賞成為日本和牛第一名後,特別用咱家和牛製作了四大世界遺產慶祝獲獎的創舉,將和牛肉化身肉山肉石,蔚為奇觀!不過宮崎牛強調,雖然用肉逾百斤,但最後所有材料均無浪費被製作人果腹,變成「自肥計劃」。

  • 攝影師 Nicholas D’Alessandro 配以軟件「Flight Club」拍攝 SpaceX 火箭越過滿月瞬間
    Paulo
    2022 年 10 月 12 日

    近日一位航天攝影發燒友  Nicholas D’Alessandro 拍了一張火箭在月球前升空的大特寫照片,引起傳媒注意,還被刊登在英國報章《每日電訊》。這張照片第一眼很多人會覺得是否 Photoshop 的創作,而真相是絕對由相機拍攝得來,只是通過了應用程式精密計算,用盡天時地理人和,才令這張夢幻級的大作聞世。

  • 北海道天空的「光之護封劍」影像廣傳,夏天罕見的 8 條光柱引起熱議
    Paulo
    2022 年 10 月 7 日

    近日日本 Twitter 上熱傳著一個天文現像,據報在北海道函館市七飯町上空出現多條筆直的光柱,令人嘖嘖稱奇。推文由當地酒店發出,結果獲得了 3,000 多次轉發,超過 12,000 個讚好。當然這不是甚麼神蹟,實際是光與雲層冰粒反射的小把戲。

  • 攝影師 Alper Yesiltas 用 AI 呈現︰如果他們今天還在會是甚麼樣子?
    Paulo
    2022 年 9 月 30 日

    人類壽命超過七十已是輕鬆平常事,但一些名人就在意想不到的盛年驟然逝去,從此永遠年輕。可有想過如果他們躲過厄運活到一把年紀,會是何模樣?近日有人以 AI 輔助,嘗試為早逝的名人模擬他們蒼老的樣子,發現效果非常自然,真實到足以令人相信他們仍然活到今天。

  • 四度傷於越戰幾乎慘死,英國傳奇戰地攝影師 Tim Page 逝世享年 78 歲
    Paulo
    2022 年 8 月 30 日

    一代傳奇英國戰地攝影師 Tim Page 剛於 8 月 24 日逝世,他過去主要活躍於越戰,遊走於越南、柬埔寨及老撾三個地區。他有一句名言:「the only good war photograph is an anti-war photograph (反戰的戰爭相片就是好的戰爭相片)」。他後期移居澳洲,最後因肝癌病逝,享年 7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