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作 Tank Man 攝影師 Charlie Cole 逝世,雖獲世界新聞攝影獎卻曾表示仍有遺憾
    Mary
    2019 年 9 月 13 日

    曾拍下經典六四作品「Tank Man/坦克人」的美國攝影記者 Charlie Cole 上週於印尼峇里島逝世,終年64歲。在1989年6月5日的天安門廣場,一個身份不明的男子隻身站在坦克車前,嘗試阻擋軍隊前進,當時有數名攝影師拍到這歷史時刻,Charlie Cole 就是其中一位。

  • 美國 KOL 們貼照片「悼念」911 卻標注品牌和開心笑,被質疑借悲劇賣廣告
    Mary
    2019 年 9 月 12 日

    昨天是「911 恐襲事件」18 週年,不少網民會貼出照片表達哀痛,但 Insider 網站卻發現,有多個 IG 紅人假借悼念之名貼相賣廣告,加上 #911 標籤及心碎 emoji 的同時,卻開心笑和擺好姿勢拍照,甚至還為身上衣服 tag 了各品牌的帳號。

  • Fujifilm 發佈入門級無反 X-A7,加入拍片影像穩定功能支援 4K 30p
    Mary
    2019 年 9 月 12 日

    Fujifilm 今天發佈了入門級無反相機 X-A7,以取代去年一月推出的 X-A5。新機採用 2,420 萬像素 APS-C 感光元件。新機將於10 月 24 日正式上架,配搭 XC 15-45mm f / 3.5-5.6 OIS PZ 鏡頭的套裝價為 700 美元。

  • 紀實攝影大師 Robert Frank 逝世終年 94 歲,作品呈現「美國夢幻滅」影響深遠
    Mary
    2019 年 9 月 11 日

    出生於瑞士、獲譽為「20 世紀最具影響力攝影師之一」的紀實攝影師 Robert Frank 本週一在加拿大一間醫院去世,享年 94 歲。他最著名的作品是 1958 年所出版的作品集《The Americans》,捕捉了美國人心中的空洞,呈現了美國夢與現實之間的鴻溝。

  • Phase One 發佈全球最輕巧中幅座架式相機系統 XT,機身超薄專為外拍而設
    Mary
    2019 年 9 月 11 日

    Phase One最近發佈了XT系列中幅相機機身及鏡頭,可配合現有的 XF IQ4 中幅機背使用。相機採用模塊化便攜式設計,號稱是目前尺寸最小的模組化數碼座架式相機。XT 系統與去年推出的 XF 系統分別在於前者不配備自動對焦及光學觀景器,因此能夠減少部件,做到輕巧的機身,方便外拍。

  • iPhone 11/11 Pro/11 Pro Max 登場,三鏡頭系統配備廣角+超廣角+長焦
    Mary
    2019 年 9 月 11 日

    Apple 在香港時間昨晚凌晨舉行發佈會,介紹了 iPhone 11/11 Pro/11 Pro Max 三款新智能電話,很多現代人最著重的就是電話的拍攝功能,以下將會概述各型號新機的賣點。新機將在 9 月 20 日開始發售,售價分別由 $5999、$8599、$9499 起。

  • 小松鼠「超級英雄式」霸氣落地的一瞬動作,引發網民改圖大戰
    Mary
    2019 年 9 月 10 日

    小小的松鼠雖然動作敏捷,較難用鏡頭捕捉到牠們的身影,卻是不少攝影師歡喜拍攝的對象。近日國外論壇 Reddit 的網民貼出一張松鼠「超級英雄式」落地的照片(原攝影師不詳),邀請大家進行改圖,引來了不少有趣作品呢。

  • Canon 新研發:無反相機加入 OVF 配件及 1D X 級 R 系無反
    Mary
    2019 年 9 月 9 日

    Canon 正研發兩種備受關注的產品:可以將無反相機「變成」單反相機的轉換器,以及 1D X 級數的 EOS R 系列無反相機。查看Canon去年申請的專利,估計是在無反相機加入光學取景器(OVF)的技術。轉換器內置半透鏡組件,能將感光元件和取景器的光程分開,令兩者可以同時運作。

  • 土耳其養蜂人「改造」偷吃蜂蜜的大熊成試食員,並用攝影機拍下實測結果
    Mary
    2019 年 9 月 6 日

    有看過小熊維尼的朋友都應該記得,他常常說自己最愛吃的就是蜜糖,不過現實中的熊不會像維尼那樣去買蜜糖,而是從蜂巢裡採蜜糖,甚至走到農場去偷吃的,這情況為養蜂人們帶來了極大煩惱,土耳其的 Ibrahim Sedef 就是其中一個受影響的養蜂人。

  • 德國知名時尚攝影師 Peter Lindbergh 離世,家人稱「他留下了很大的空白」
    Mary
    2019 年 9 月 5 日

    根據德國知名時尚攝影師 Peter Lindbergh 家人在 Instagram 發佈的消息,他在當地時間 9 月 3 日離世,終年 74 歲,家人未有提及去世原因,但表示「他留下了很大的空白」(He leaves a big v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