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類寵物攝影:總是在捕捉 2 隻狗狗「醜怪」瞬間的日本網民
    Mary
    2018 年 6 月 20 日

    不少有養寵物的人都喜歡拍攝牠們可愛的一面,好像是午睡、伸懶腰時的樣子,但日本網民 @vloc_ol 卻相反,總是在捕捉兩隻愛犬「醜怪」的表情,狗狗不是張開口在咬對方,就是瞪大眼睛。雖然說狗狗的表情很「醜怪」,但在主人和愛狗之人的眼內,也是一種可愛吧!

  • 攝影師 Andrew Marttila 作品:貓咪吃「貓大麻」後超 high 的誇張表情
    Mary
    2018 年 6 月 19 日

    對於沒有養過貓的人來說,貓草這類植物可能比較陌生。貓草有不同種類,例如貓薄荷、木天蓼、小麥草、燕麥草等,貓咪進食後有助促進消化、排出吃進肚裏的毛髮,也可以補充葉酸和葉綠素。不過,進食後也會出現倒地、翻滾、舔舐、低鳴等反應,情況有人類如吸食大麻,因此也有人稱貓草為「貓大麻」。

  • 攝影師 Chris Jordan 花 9 年時間拍攝污染禍害,包括海鳥媽媽以塑膠垃圾餵飼幼鳥
    Mary
    2018 年 6 月 19 日

    攝影師 Chris Jordan 在過去 9 年來,致力以影像記錄塑膠垃圾對環境造成的禍害,其中包括在美國群島中途島(Midway Atoll)拍攝信天翁。由於中途島與最近的大陸(檀香山)也有 2100 公里距離,更可反映城市塑膠垃圾對大自然的影響有多深遠。

  • 攝影師 Leo Marinissen 拍攝 16 隻豆娘集體交配,多款花式如交叉舞蹈
    Mary
    2018 年 6 月 14 日

    攝影師 Leo Marinissen 早前在荷蘭布雷達的一條河流上面,拍攝到多隻豆娘集體交配的畫面,優美得有如一場精彩的舞蹈表演。攝影師表示,當時水位頗高, 16 豆娘在水面的蘆葦上同時交配,藍色的肢體十分搶眼。雖然豆娘不時轉換動作,但幸好他也能拍到些滿意的作品。

  • 元朗居民記錄燕子養育雛鳥 40 日過程,網民感動稱如真實版《燕詩》
    Mary
    2018 年 6 月 13 日

    居於元朗錦綉花園獨立屋的梁太表示,在今年 3 月底發現有燕子在屋簷下築巢,後來更生下 5 隻鳥蛋。梁太因此安裝了攝錄機,全天候記錄一對燕子養育雛鳥,以及雛鳥成長後離巢的過程,並配上旁白講解,分享到Facebook 不公開群組「錦綉住客大聯盟」,吸引不少網民讚好,更表示大為感動。

  • 「Fat Cat Art」系列作品:將自家肥貓照片 PS 融入古典名畫
    Mary
    2018 年 6 月 11 日

    俄羅斯設計師Svetlana Petrova和不少貓奴一樣,很喜歡拍攝自己的愛貓。他更將家中的橘貓 Zarathustra PS 成古典油畫主角,創作了「Fat Cat Art」系列作品。他把150多幅「肥貓油畫」集結成作品集,並推出了英文、中文和韓文版本,而日文版也即將面世。

  • 攝影師 Vipin Sharma 捕捉老虎看似「對著鏡頭咧嘴笑」的一刻
    Mary
    2018 年 6 月 8 日

    杜拜攝影師 Vipin Sharma 早前在印度 Ranthambore 國家公園的老虎保育區拍攝時,剛好見到一隻大老虎看似對著鏡頭咧嘴笑,便舉機拍下這獨特的表情。這其實是一種叫做「裂唇嗅反應」(Flehmen response)的特殊行為,常見於有蹄類動物、貓科動物及其他哺乳類動物。

  • 6 月 6 日「青蛙之日」的大熱攝影作品:在晾衫架上休息微笑的小青蛙
    Mary
    2018 年 6 月 7 日

    由於日本人認為青蛙鳴叫的聲音跟日語裡數字 6 的發音相近,所以定每年 6 月 6 日為「青蛙之日」(カエルの日),不少網民都會貼出青蛙的照片來慶祝。最近日本網民 F田 @F_DAphoto 就分享了他在兩年前「青蛙之日」貼過的小青蛙照片,意外地大受歡迎,得到超過 36 萬人讚好。

  • 「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2018 參賽作品精選
    Mary
    2018 年 5 月 28 日

    過去幾年都十分受歡迎的「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已經來到第四屆,比賽目的是「透過笑聲的力量,提高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比賽依動物特性,分為海陸空三類,還有影片、系列作品和青年組,截止投稿日期為 6 月 30 日,總冠軍可獲得一星期的肯尼亞野生動物園導覽旅程。

  • 攝影師 Larry Pannell 拍下消瘦「前獅王」孤獨餓死,感嘆目睹生死本質
    Mary
    2018 年 5 月 28 日

    美國攝影師 Larry Anthony Pannell 上月在南非 Kruger 國家公園拍攝野生動物時,遇上了一隻瘦骨嶙峋的雄獅,便以影像記錄了牠死前的最後身影,並感嘆目睹了生死本質。消瘦雄獅曾是該地區獅群的獅王,但因日漸年老失去領導地位,不再得到獅群的保護和食物,最終孤獨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