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芬蘭「動物之友」攝影師 Konsta Punkka 鏡頭下的狐狸家族玩鬧日常
    由子
    2020 年 6 月 19 日

    芬蘭攝影師 Konsta Punkka 一直與松鼠、兔子、雀鳥、狐狸等小動物保持良好關係,不時能在超近距離下拍得牠們的可愛一面,這主要也與他持著不過度打擾動物們的態度有關,其新一輯以狐狸家族為主題的照片,就記錄著靈動小傢伙們嬉玩打罵的情景與玩樂日常。

  • 香港攝影師 Robert Ferguson 憑一張白鵜鶘照片獲 Nature TTL 攝影比賽 People’s Choice 獎
    由子
    2020 年 5 月 26 日

    Nature TTL 本年首次舉辦年度攝影師大賽,收到了來自 117 個不同國家的 7,000 多份參賽作品,同時身為香港生態環境保護者及攝影師的 Robert Ferguson,就憑一張白鵜鶘照片獲得由世界各地網民投票選出的 People’s Choice(人民選擇)獎。

  • 攝影師 Simon Dell 為野生老鼠搭建仿《魔戒》式村莊,替牠們拍攝親切有趣生活照
    由子
    2020 年 5 月 18 日

    野生動物攝影師 Simon Dell 早在 2018 年發現後園不時有小老鼠不時造訪,已開始以小物打造微型村落供小老鼠入住,其後用心搭建了更多以電影場景為藍本的特色風格小屋讓小老鼠在內遊玩,這一系列照片記錄著牠的可愛「在家」日常。

  • 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 2020 參賽作品精選
    由子
    2020 年 5 月 14 日

    搞笑野生動物攝影獎(Comedy Wildlife Photography Awards)是一個為提高大眾對野生動植物保育意識的比賽,現已舉行至第六屆,在 6 月 30 日前均接受作品遞交,勝出者可贏取一星期肯雅之旅及 Nikon Z6 相機與鏡頭。

  • 小海豚漆黑中暢泳劃出藍色軌跡,攝影師 Patrick Coyne 船上拍下「少年 Pi 式」神奇畫面
    由子
    2020 年 5 月 8 日

    在漆黑中閃閃發亮的生物總是特別吸引人眼球,攝影師 Patrick Coyne 在晚間於加州的紐波特比奇登上賞鯨船時,幸運拍得一群閃著藍光的海豚群在身邊游過,掠過之處留下條條藍色光流,有沒有突然讓你想起電影《少年派奇幻漂流》中的熒光海?

  • 美國 PBS 放出胸前附相機的機械蜂鳥,混進帝王斑蝶群零距離拍攝紛飛壯觀畫面
    由子
    2020 年 5 月 6 日

    昆蟲在看見人類時多會因自保反應飛離該地,令近距離拍攝非常困難。美國公共電視台(PBS)節目《荒野間諜 (Spy in the Wild)》就起用機械蜂鳥混進帝王斑蝶群,因蜂鳥以花蜜為食,蝴蝶不把其視為威脅,於是能輕鬆混進蝶群而不把目標嚇跑,成功拍下成千上萬隻蝴蝶飛向天際的壯觀場面。

  • 拍攝羽毛結構可吸收 99.95% 光線的天堂鳥,珍貴影像展示其身現螢光綠圖案求偶
    由子
    2020 年 4 月 29 日

    天堂鳥以其精巧的羽毛而聞名,Lophorina superba 品種的雄鳥羽毛結構可吸收 99.95% 照射光線,Cornell Lab of Ornithology 熱傳的影片展示出牠們求偶時會在半圓鳥身展示螢光圖案,稍微有點像螢光版的千與千尋煤炭屎鬼。

  • 攝影師 Ossi Saarinen 「森林幻獸」照片集:芬蘭森林的童話一面
    由子
    2020 年 4 月 27 日

    不少人對芬蘭的印象只有它的寒天雪地、極光與茂密森林,芬蘭野生動物攝影師 Ossi Saarinen 就透過自然生態照片,向大眾訴說芬蘭野生動物的迷人之處,當中某些更如像從童話世界走出來的故事角色,讓我們一起欣賞攝影師鏡頭下這些充滿童話氣息的照片。

  • 意大利攝影師拍下「一字馬憤怒鳥」照片,趣怪姿勢配可愛鬍鬚臉引起熱議
    由子
    2020 年 4 月 24 日

    大自然不少動物都讓人出乎意料,近日一隻身型圓滾滾,臉上像長了兩束鬍鬚的小鳥就成功引起網民注意。從意大利攝影師 @olssonstenman_photography 拍得的照片可見,別看這隻小鳥笨笨胖胖,實際上牠的兩腳分開時可以在兩條樹枝中做出一字馬,這個「柔軟度」可能比你我都好!

  • [奇異照片]這一幅帶疤「無頭喪屍狗」照片嚇壞網民,你猜得到是怎樣拍的嗎?
    由子
    2020 年 4 月 9 日

    一般對狗狗的印象都是牠們或靜或動的可愛模樣,然而網上熱傳的一張狗狗照片卻為廣大網民帶來不同程度的驚慌、恐懼和困惑。這張吸引大量注意的照片直觀看上去狗狗頭部失蹤,活像恐怖遊戲裡的喪屍犬,有網民還開始了不同的 Photoshop 改圖,到底背後真相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