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攝影師 Justin Sullivan 航拍停課下的三藩市小學,空無一人的操場及獨特圖案
    由子
    2020 年 5 月 27 日

    因肺炎疫情爆發,三藩市大部份學校自 3 月 16 日起關閉,本來滿載學生歡笑聲的校園現在空無一人,新聞攝影師 Justin Sullivan 使用航拍機從高空拍攝三藩市其中一所學校的露天操場,設施形成錯落有致的幾何圖案,由上而下看感覺非常有趣。

  • 攝影師分析︰雖然何藩名作《Approaching Shadow》的陰影是後製出來,但依然有藝術價值
    由子
    2020 年 2 月 21 日

    香港攝影師大師何藩先生 1954 年拍攝的名作《 Approaching Shadow (陰影)》,一直是不少攝影師二次創作的仿效對象,圖片除了具精心設計的構圖,更特別使用了後製技巧加強表達,兩者平衡恰到好處,到底其後製背後的意念是什麼?

  • 航拍機助拍大人氣米津玄師『馬と鹿』 MV ,而攝影師原來是愛知縣的初中學生!?
    由子
    2020 年 2 月 20 日

    使用航拍機拍出驚艷圖像已不是新鮮事,愛知縣初中生獲邀為米津玄師『馬と鹿』歌曲拍攝 MV ,動用航拍機在洞穴中飛行,攝出地面攝影器材無法取得的角度和畫面,但原來除了傳統航拍機外,還有其他「飛行相機」可供選擇,那又會是什麼?

  • 以色列國防系統公司展示「反無人機系統 Drone Dome」瞬間「處刑」違飛航拍機
    由子
    2020 年 2 月 17 日

    使用航拍機以鳥瞰方法拍攝美景固然別有風味,但也要注意如果誤飛至禁飛空域可能會有被擊落風險。以色列國防系統公司 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 Ltd 近日發佈一條實測影片,完美示範反無人機系統 Drone Dome 能如何擊落違飛空拍機,只需一擊這個拍攝器材就報銷了。

  • 看《Joker》電影攝影師 Lawrence Sher 解說色彩運用、調色和光線對電影的影響
    YUI
    2019 年 11 月 8 日

    Lawrence Sher 是電影《Joker》的攝影指導,他近日拍了一段影片解說電影的色彩運用,調色對電影的影響等等。對一部電影來說,除了劇本、演員的表現外,打燈、色彩設計也同樣重要,利用這些差異能營造出不同的氣氛,光用畫面就能讓觀眾感受到畫面想表現的情緒。

  • 攝影師分析︰Sony 在「無反規格戰」漸漸落後,有如龜兔賽跑中偷懶的兔子
    YUI
    2019 年 11 月 4 日

    攝影師 Usman Dawood 撰文指出,Sony 的無反相機無疑為攝影界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力,但是近年不少公司已經開始追上,但 Sony 自家的技術卻沒什麼新的突破,一些舊相機的老毛病過了幾年也並未改善,在這個由 Sony 發起的「無反大戰」中落後,就如龜兔賽跑偷懶的兔子。

  • Leica 資深專家 Erwin Puts 撰文表示:Leica 靈魂已死,再見
    YUI
    2019 年 10 月 25 日

    投入 Leica 世界已經有三十五年的荷蘭攝影師 Erwin Puts 撰文表示「Farewell to the Leica world」,雖然文章簡短,但也引起了不少迴響。他說,鑑於公司最近的決策和發展,Leica 的靈魂已死,你會認同嗎?

  • 看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如何以 IMAX 菲林攝影機 + 改裝戰鬥機拍攝《鄧寇克大行動》
    YUI
    2019 年 10 月 24 日

    Christopher Nolan 於 2017 年的二戰電影《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採用了 70mm IMAX 攝影機製作,除了片中有 70% 以 IMAX 拍攝,導演還堅持少用 CG 技術,從花絮中可看見很多場景都是使用道具實景拍攝,更把 40kg 的 IMAX 攝影機安裝在戰鬥機駕駛艙前,務求用最接近現實的方式呈現。

  • 馬格蘭攝影師 David Hurn 表示「攝影師只有兩個操作設定:站在哪裡 + 何時拍攝」
    YUI
    2019 年 10 月 9 日

    BBC 於 2017 年製作,關於馬格蘭攝影師 David Hurn 的紀錄片 “A Life in Pictures” 現已上傳到 Youtube,片長 39 分鐘,可以進一步了解這位攝影師的生活和他的攝影哲學。

  • [攝影隨筆]我們與「死亡直播」的距離
    Mary
    2019 年 10 月 2 日

    一直以來,香港的傳媒不會直接刊出或播放屍體的照片與影片,就算不是法律規限,也是一種道德上的禁忌,基本要模糊化打個碼,是尊重死者的社會共識。但在反送中示威風暴的這幾個月,所謂常識已經不再通行,亦已不再是那個香港。